朱慧卿画

  3月23日下午,犯罪嫌疑人李某认为医生故意刁难他,随即心生不满,对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4名医生行凶,致1死3伤。

  一场再普通不过的会诊,也可能会酿成一起再严重不过的杀人案,这是哈尔滨杀医案以血淋淋的方式,为我们作出的一次令人心痛的解读。如果说哈尔滨杀医案是一起本来就不该发生的惨案的话,那么随之而来的网络之上的公众狂欢,则让所有人都感到一种彻骨的心寒。

  毫无疑问,那些来自于各大BBS社区里的狂欢,把这起本不该酿成的惨案,放大为医患关系的紧张,放大为当下医疗改革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,放大为所有从医者的罪,这样一种不分青红皂白式的定论,导致大多数的网友几乎不自觉地站到了哈尔滨杀医案的行凶者一边,他们理所应当地认定,患者只有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,才选择了铤而走险制造血案的一途,自然,捅向哈尔滨医科大学四名医生的刀,就成为公众对现行医疗体系诸多不公的一次火山喷射式的发泄,而这起惨案也就成为公众狂欢的导火索。

  应该看到,一个大多数人都赞同采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的社会,肯定是某些地方出现了问题,具体到医疗体系之中,诸如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公,诸如医患关系的紧张,诸如患者之于医者的弱势地位……凡此种种,大体上都能成为人们指责医疗体系的理由,但这些理由是否会成为公众为一起血案而狂欢的理由,却值得三思。

  首先我们应该认定,血案就是血案,无论有原因或是原因根本就很无厘头,那些受伤或惨死的哈医大的医生们,不该是举步维艰的医疗体制的替罪羔羊;其次,以暴制暴受到相当一部分人的推崇,这表明当弱势者的利益受到侵害之后,他们对于寻求正规途径的利益保障缺乏信心;再次则是,无论医患关系如何紧张,血淋淋的暴力都是最愚蠢也是最不能解决问题的方式。

  更何况,哈尔滨杀医案,根本就不是一起由医患关系紧张引发的血案,而只是一起非常个别的案例呢。一起与医患关系几乎没有关系的血案,却突然之间成为公众情绪宣泄的出口,无论如何这种带有普遍性的暴力倾向是值得警惕与反思的。每个人的生命价值都是一样的,每个人的生命都弥足珍贵,如果我们不能冷静面对哈尔滨杀医案,不能进行深刻的反思,而只是陷入到发泄式的狂欢之中,那么谁能保证,下一场暴力,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边?

  Roro-Moe-Sherly:就这件事而言,政府站在医生这边有什么错?难道要为了取悦那六成“高兴”的去支持杀人犯吗?这就像在医疗事故中应该保护患者一样无可厚非吧?

  金宝贝的娃:可能是看病的时候有些医生的态度不够好吧,可能是医生收红包吧,可能是……老百姓可以抱怨,但是不应该动刀吧,理性对待。

  高山劲松涛声不落:杀害实习医生的行为是最严重的犯罪,投票赞同杀害医生的人是没有良知的人,引导如此投票的媒体更是低级趣味的。

  Jolly_-:生命无价!且不说这名医生没做错什么,即便有错也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!表示高兴的人让我想起了“网络暴民”。

  妙闻2012:只简单的问一句那六成的人:如果被杀害的是你的家人和朋友,你们还会这样吗?

  柯康梅:以后还有谁敢当医生啊?

  国妇婴徐医生:一位年轻医生消失了,令人惋惜。有那么大的仇恨需要结束医生的生命,值得人们深思!

  蒲良胜:医疗体制让医生与患者的关系发生了变化,共同的敌人应该是病魔,不应该是彼此。(蒋晨)

上一篇: 三伏贴疗法主要适应症状
下一篇: 男人想从女人身上得到十种“感觉”